中财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查看: 2773|回复: 69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[原创] 【朋友话题】遗落风里

[复制链接]
跳转到指定楼层
1#
发表于 2020-7-17 07:55 |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|倒序浏览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幸福小草 于 2020-7-18 09:18 编辑


      喂,罗兰、罗兰,我大声喊着往人头攒动的街拐角追去。  
  

      从她回眸往后瞭望间,我断定她是听见了的。可她的眼光扫着从我身上一晃而过,好像压根不认识。看着这样的陌生样子,我站住不动了,心里顷刻受伤。断断续续地哭泣,我是让身边的人给摇醒了的。


     “ 梦见谁了,还哭得如此伤心?”

     “一个过去的熟人而已。”  我敷衍了一句,让他继续睡。这乱七八糟的往事在梦里潮涌潮汐,扰了宁静,搅乱心绪,我知道这觉是肯定无法继续了


      记得结婚第一年春天,村上要修乡道,按户摊派下来不少土方让垫路基。这活计最大的出力地方是得雇车去河滩筛着拉瓜子石,鹅卵石、以及混合沙子。也是咱这城市待了两年,弱不禁风人最害怕的苦力活。


      事不凑巧,恰逢组里有人结婚,而男人又出门在外,我只能硬着头皮去吃席。看着满桌子陌生的人脸,尽管人家都开玩笑打趣,我知道自己的脸上肯定全是促狭。


      有人夹了一筷子红烧肉放我碗里,说新媳妇多吃点。抬头望,是个长相清纯年龄跟我差不多的漂亮女人,她的脸上是柔美的亲和。我被感动了,回报一笑脸。


     做梦也没想到,这天晚上睡半夜,好多年没出现过的上吐下泻就找上门了,那个难受只能自己消解。早晨起来,家里大伯哥开着拖拉机吆喝我们仨妯娌说去河滩拉瓜子石头。晚上跑了好几趟厕所,早就腿子都软了,他又不在,我又没敢说自己难受,就焉兮兮坐车里跟去了。河滩碰见给我夹菜的那个媳妇,听大嫂叫她罗兰,看着人家好像没生病,我断定席上哪样肉菜坏了的肯定想法有点动摇了。


      罗兰瞅着问我:“ 咋了?你好像不精神。”

      悄悄告诉:“吃坏肚子了。”

     她就大声喊着告诉我这粗心的家人:“让你家里新媳妇不要干活了,她生病了。” 我投去一个感激的目光,心暖暖的。


      从此后,我跟这个叫“罗兰” 的女子开始了频繁的交往。她结婚早我两年,儿子都会跑路了。种了几亩地,又租了本家人嫌远不种的几块,是个干活能手。男人跟她都在汉武御酒厂干临时工,三班倒的装糟出窖。多数时间地里忙不过,她就挨着喊我们几个人去帮忙,除草,间苗,掰棒子都不落下。在农村年龄相仿能谈得来的,大致地里活计差不多,就能组成互助圈子劳作几年。尽管那时候,我们物质生活都很贫穷,但对精神的追求还是至纯至善。


      酒厂上班的男人,酒是可以随意敞开喝的。贪恋上那种免费的美味,罗兰这宝贝男人大多时候回家就醉倒炕上,成了真正的酒仙。而罗兰想在休息时间地里干活的想法自然流产。尽管酒醒时候也吵闹,还干过几次架,但这些大都无效。这男人的贪酒越演越烈,酒瘾更浓,对地里活计越加疏离,罗兰除了抱怨自己命不好,真也无计可施。这样她喊我们干活的时间越来越频繁。有些人背地里抱怨,说拿朋友当长工,有些人脚底抹油溜了,能帮忙的越来越少。罗兰也觉得过意不去,就大方的把从娘家拿回来的水果送我家里。吃人嘴短,去干活也就自然不能推脱了。


      最可气的是麦收时节,我罗兰跟程嫂三家合伙平了一亩地的麦地作场(地少,收割了麦子捆住,然后抱地埂上,用拖拉机拉着碾子压瓷实铲出麦根,用来打麦收拾完后再浇水犁过,然后浇冬水,冻后就不僵硬了,第二年不影响播种的流动场地。还得摊费用,搞起来好费神的。)轮到我两家时,都喊了别人帮忙,没觉得咋费事就收拾完了。因都知道一家子的麦子,没 7、8个人参与碾场,起场时候是非常吃力的。


      没想到罗兰这厚脸皮男人,居然我们两家碾场时候他喝了个烂醉躺了一天躲了,轮到他自家,本来就多了两亩地的麦子,她又没时间跟别人騙工(相互帮忙),这下,她们俩口,加上我程嫂就四个人(男人们因为他没来给自家干活,都不来忙自己事去了),满满地摊了一大场,这一天,摊麦子,翻场、起场可是累瘫我们了。


      罗兰他男人到是聪明,算盘打得好,居然把电拉场沿边上,到晚上十二点都没把麦子扬利索,实在干不动,只能回家睡觉,第二天接着干。惹得我们都老大的怨言,也对这个男人有了鄙视感!我们都在背后偷偷议论:“拿上罗兰这漂亮样跟聪明伶俐,找这个好吃懒做的货,真亏得很了。这给别人婚姻关系真难维持。”后来还是看罗兰面子,一直保持着这份相互依存的关系,没让彼此疏远。


     冬天是乡里女人最消闲的时光,中午聚门口墙根纳鞋底晒太阳、侃大山、下棋、打麻将甩扑克一伙一圈。晚上又聚一起继续白天这些游戏玩乐。罗兰家里没电视,就来我屋里,我们四个人围热炕上扑克打得上瘾,尤其年初七八若没客人或者不去拜年时,去她家,要不来我家,一整天吃饭打牌都好几回。罗兰还多次提议,让我们俩收她孩子做干儿子。对她那个男人的懒加上为人处世真不敢恭维,想着还是委婉拒绝了。

     两年后她们俩兄弟举家去了别城市办了个“涂料厂” ,播种时候还来种地,浇水、收割。偶尔也来我家里吃几顿饭,咱也客客气气的招待,维持着一种友好关系。后来欠了村上不少水费管理费,地让村里收回分给娶媳妇人家 。原来的房子,无人居住破烂不堪,院墙都塌了好几米,她们也不来了。又几年传言厂子办不下去,兄弟闹掰,罗兰跟男人也离婚,儿子留给男方。她像云彩一样飘离了我们的圈子,不再显现。


     以后听同城打工的邻居侄子说,在红灯区好几次看见过打扮新潮的罗兰在招客。我有点不相信。那个清纯得如莲花样的女子,难不成也会为生计沦落风尘?我想肯定是别人嫉妒她的美貌诽谤的吧!


     前年,组里公布人口分土地金,看见没罗兰的名字,才知道她把户口早就提走,说是跟个南方男人走了。我想她留着这福利不要,是真亏了!



      三十年前我们如胶样粘合的亲密了两年,却没留下漆过的多少痕迹,尽管也会忆起、念起,可即便咋样的无法忘记,她都从我们身边遗失,不会再见。




     岁月只是把某些人遗落在风中,不管夜晚会有咋样的午夜梦回上演,都无法捡拾起昨天的那份情谊。这或许就是人生的真正无奈!
   






评分

12

查看全部评分

2#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7-17 07:57 | 只看该作者
久违了江天的网友们!
懒成常态,对写文也越来越疏离,但牵挂依旧在。
3#
发表于 2020-7-17 08:17 | 只看该作者
幸福小草 发表于 2020-7-17 07:57
久违了江天的网友们!
懒成常态,对写文也越来越疏离,但牵挂依旧在。

又是自己沙发,简直把批评当耳旁风,婶可忍,叔不可忍!

点评

严重附议!  发表于 2020-7-18 10:53
4#
发表于 2020-7-17 08:44 | 只看该作者
人生莫测,世事无常,生活有时并无我们希望的常理可言。但我们能留下纯真、美好的友情印记。
5#
发表于 2020-7-17 08:47 | 只看该作者
小草,我先来占座:hug:
6#
发表于 2020-7-17 08:53 | 只看该作者
构思不错,意蕴也不错。月牙说,要写一篇走着走着就散了的文文,让小草捷足先登了。

评分

1

查看全部评分

7#
发表于 2020-7-17 08:52 | 只看该作者
构思不错,意蕴也不错。月牙说,要写一篇走着走着就散了的文文,让小草捷足先登了。

点评

网速都搞成双枪了  发表于 2020-7-18 14:04
8#
发表于 2020-7-17 08:56 | 只看该作者
拜读欣赏,问候小草。

点评

谢谢烟烟!  发表于 2020-7-18 14:04
9#
发表于 2020-7-17 09:03 | 只看该作者
鴳雀 发表于 2020-7-17 08:53
构思不错,意蕴也不错。月牙说,要写一篇走着走着就散了的文文,让小草捷足先登了。

走着走着就散了,可见是共性
10#
发表于 2020-7-17 09:04 | 只看该作者
小草与罗兰。初见时,有缘,上辈子见过吧。今生,缘浅。。往事随风,一切随缘。

评分

1

查看全部评分

11#
发表于 2020-7-17 10:59 | 只看该作者
拾起遗落在风中的节操,往事如风。

评分

1

查看全部评分

12#
发表于 2020-7-17 11:00 | 只看该作者
罗兰的丈夫就是罐子村王满银的翻板。

评分

1

查看全部评分

13#
发表于 2020-7-17 11:02 | 只看该作者
朋友就是猴子攀玉米,攀一个丢一个。尤其是婚前的朋友。
14#
发表于 2020-7-17 11:03 | 只看该作者
朋友就是猴子攀玉米,攀一个丢一个。尤其是婚前的朋友。
15#
发表于 2020-7-17 11:02 | 只看该作者
朋友就是猴子攀玉米,攀一个丢一个。尤其是婚前的朋友。

点评

现在都成双枪手了。真划来(#^.^#)  发表于 2020-7-18 14:38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展开

联系管理员|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中财网站 ( 浙ICP备11029880号-1     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)

GMT+8, 2020-9-9 15:21 , Processed in 0.027656 second(s), 21 queries , Gzip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
依依影院_依依色区_依依社区电影